最新网址:www.blxs.la
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朝华碎 > 第一百零三章 回到府内
    此事一过,沈言轻又让方淮胥喝了几日药,好让他将身子调理好,毕竟因为特殊情况,他又在毒素尚未完全清除时动用了内力。

    若不好好调整,只怕后患无穷。

    被沈言轻强制性地多灌了许多药,方淮胥渐渐的也习惯了,而沈言轻想多留几日,也是给赵挽年时间,让他再在这里感受一下过去的美好,调整好心情。

    这样一来,约莫又停留了五日,三人才启程准备回梧州城去。

    说起来,沈言轻都已经有些习惯了在这别院的日子了,也不知林府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要知道,上次她不过回了家一趟,林知寒便遭受了迫害。

    既然沈言轻和方淮胥都是会骑马的,也没必要慢慢吞吞地坐马车回去,索性便让方淮胥带着赵挽年,沈言轻自己骑。

    别院离梧州城本就不远,况且几人又是快马加鞭,所以很快便到了地方,方淮胥牵着两匹马向着后门而去,而沈言轻则领着赵挽年从正门而进。

    谁知一至门口,便有小厮与沈言轻道,“言轻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一听这话便知道肯定又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沈言轻当即问他,“怎么了?府中出了何事?”

    那小厮只笑道,“二殿下来府中提亲了,说是要迎小姐为正妃。”

    他笑得是欢天喜地,好像自己要出嫁似的,沈言轻却笑不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裴延绍明知林知寒是注定要嫁给裴延尧的,他怎么还来提亲,这分明就是要打压裴延尧,分散他的势力罢了。

    沈言轻不再与他多说,只向着里头而去,待一至青藜院,只让外院的人带赵挽年过去,为他安排好房间,让他做些轻松些的活。

    吩咐完了,又与赵挽年笑道,“挽年,你要好好待在这里,我们离得很近的,有空我会过来看你。”

    赵挽年含笑道了句,“多谢。”

    沈言轻亦含笑应了一声,才进了内院去。

    一进去,院中的几人见了她,也是忙迎上前来,道着,“言轻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夫人正和小姐在里头呢。”

    许是听到了声音,秋霜和宝珠出了来,见了她,当即过了来,与她笑道,“你可算是来了,还不知道你到底是多久才回来呢。”

    “言轻,你终于回来了。”

    沈言轻问她们,“现在就夫人和小姐在里头?”

    秋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琨玉也在里面。”

    “春絮呢。”

    宝珠回她,“春絮说不舒服,在房里休息。”

    沈言轻应了一声,便过去站在门口,凝神细听里头的动静,只听得里头二人语气倒算平淡,没有争执之声。

    “你意下如何?”

    “母亲应当明白,二殿下这边,我们不能同意。”

    林夫人叹了口气,“我又如何不知道,但二殿下这人为人虽说端正,但却难看透想法,明知这是不可能之事,还如此大张旗鼓,你可给太子传信了?”

    旁边的琨玉当即回道,“回夫人,二殿下一走,小姐便让我给太子殿下传信了。”

    “太子在忙什么,二殿下这样明目张胆地来提亲,他不可能不会知道。”

    林知寒只道,“我也不知道,自皇后娘娘痛失爱子,他便愈发忙碌起来,通信也不似从前那般频繁了。”

    林夫人又道,“现在必须要拒绝二殿下的提亲,但见他今日这般斩钉截铁的态度,想必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林知寒道,“自然如此。”

    林夫人又道,“他这般态度,想必是握着什么底牌才对,不然只为打草惊蛇,也属实是得不偿失,浪费时间罢了。”

    林知寒沉吟不语,又听得林夫人道,“若他真有什么底牌或是把柄,你便嫁与二殿下……”

    听到这里,沈言轻已是忍不住了,撩开帘子便进了去,“夫人不必担忧!”

    林夫人倒是被惊了一惊,见着她,先是愣了下,后又蹙眉道,“你是如何被教导的,如此不懂规矩。”

    琨玉只在旁边替沈言轻说着话,“夫人切莫动怒。言轻,此事夫人与小姐自有分寸,你莫要操心,也莫要着急。”

    沈言轻却只毫不畏惧地行了一礼,虽然有些后知后觉,见着林夫人那张与林知寒颇为相似的脸,上头蕴着几分怒意,只与她道着。

    “夫人切莫心急,小姐是绝不可能嫁与二皇子的,最好的结果便是嫁给太子。”

    林夫人轻轻嗤笑一声,以为她要说些什么重要的话,却听起来同废话没有什么分别。

    “这道理你都懂,我会不懂吗?”

    沈言轻仍是十分有自信地含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姐是皇后娘娘属意的太子妃,这自然是不会变的,二皇子深知这一件事,却故意来提亲,为的不过是激怒太子罢了。”

    听她最后一句,林夫人这才来了兴趣,方正眼看她,“哦,那你说说,二皇子为何要以此来激怒太子呢?”

    沈言轻又道,“太子殿下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为人高洁,群臣爱戴,又有皇后娘娘的母家支持,更有小姐这样的女子相配。这些,又岂是一个二皇子可配的。”

    林夫人又提醒她,“你可别忘了,二皇子身后,还有个宠他的舅舅。”

    她说的是闵皇后的哥哥闵佑,如今为东阁大学士,便是为皇帝处理奏章,二皇子背后最大的势力便是他了。

    沈言轻只含笑道,“这我自然知道,只是就算有闵大学士,也怎比得过太子,所以如今的二殿下,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夫人只要知道,如今的二皇子,虽不可忽视,但是,太子也不是可欺之辈,我们只需要在拒绝的同时静静等待便好。”

    林夫人看着她,眼神已是变了又变,过了会儿,方站起身来。

    林知寒同时也站起身来,林夫人回头看着她,只说了一句,“你有个好丫头。”

    说完,当即便走了出去。

    她这话是对于沈言轻的认可,林夫人这样的性子,能认可一个人也是不容易。

    林知寒颔首不语,只送出去几步,“母亲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