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lxs.la
    客栈之中!

    一股气血躁动感猛然传入心头。

    侯卿面色猛然一变,冥冥之中,感觉到萤勾体内另外一个人格苏醒。

    “不好,阿姐体内的另一个人苏醒了!”

    侯卿面色沉重,出声说道。

    “什么?!”

    嬴子夜惊讶道:“萤勾体内另一个人格出来了。”

    “你可能感觉到她的位?咱们一起去看下。”

    侯卿眉宇微皱道:“虽然很微弱,倒是可以感应到阿姐位置。”

    嬴子夜闻言颔首道:“走!”

    “嗯!”

    侯卿应声道。

    两人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月色之下!

    衣袍随风飘飞,猎猎作响,宛若谪仙,御空而行。

    根据侯卿冥冥之中的感应,迅速朝着地牢方向行进着。

    地牢之内!

    “杀!”

    “尽快铲除了她!”

    “以免多生事端。”

    一众血士持握弓弩,射向萤勾。

    箭矢破空,寒光锋利。

    “哼!”

    萤勾冷哼一声,天地灵气汇聚,身周浮现了一道赤血神华屏障。

    神华流光转动,灵芒闪烁。

    一枚枚玄妙符文显现,充满了神秘诡异。

    砰砰砰!

    箭矢射中萤勾,却被赤血神华阻挡在外。

    发出一阵阵清脆响亮声,摔落在地。

    杀!

    萤勾彻底展现出最为凶残嗜血的一面,整个人化作血色魔影,冲入数百名血士之中。

    哪怕一道道锋利箭矢飞射而来,却根本无法破开赤血神华屏障。

    “怎么会?!”

    “那是什么!”

    “真气化罡,这起码是一品之上武者修为!”

    “该死的,这下子麻烦了!”

    数百名血士,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此时双方距离拉近,弓弩已经没有了作用。

    血士纷纷抽出了长剑长刀,提着大戟朝着萤勾或是挥砍,或是刺了过去。

    “毁灭吧!”

    萤勾双手抓住两个血士头颅对撞在了一起。

    砰!

    猩红鲜血四射飞溅。

    看得周围一众血士面色惶恐,难以置信。

    “这个女人,未免太过凶残!”

    “不要慌,我们这么多人,一定可以将其制服!”

    “哪怕我们打不过她,她也无法短时间内将我们全部灭杀,等到大军围来,硬生生把她耗死!”

    数百名血士彼此互相安慰着。

    “是嘛?!”

    萤勾嘴角浮现一丝嘲讽笑容,一手伸出,只见地牢之中,那些死去的血士血肉纷纷汇聚。

    虚空之中,赤血神华化作汹汹火焰,将血肉燃烧。

    轰轰轰!

    一道道炽烈赤色火焰四散,落在了周遭数百名血士身上。

    赤色火焰炽烈无比,瞬间令一众血士燃烧起来。

    高温炽热,将整个牢房照耀,如同白昼。

    “啊!”

    “好疼!”

    一众血士急忙拍打身体,想要将赤色火焰扑灭。

    然而赤色火焰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不仅无法扑灭,甚至还燃烧到了手上。

    “这是什么玩意?!”

    “可恶!”

    “该死的女人!”

    一个个血士哀嚎怒吼着,纷纷朝着萤勾杀去,哪怕是死也要将其杀死。

    然而赤色火焰燃烧迅速,身躯不断被焚烧,一寸寸化作焦炭,不到数息整个人就化作了焦尸。

    “蝼蚁!”

    萤勾不屑俯瞰着数百具尸体,一脚踩踏着血士焦尸,将之碾做成灰烬。

    “阿姐!”

    侯卿此时与嬴子夜已经赶来,见到萤勾这番模样,出声试探喊道。

    “弟弟!”

    萤勾寻声望去,只见侯卿与嬴子夜出现了。

    体内杀意沸腾,冲击着她的心魂,让萤勾无法控制自身,双眸之中充斥着癫狂。

    “杀!”

    萤勾不由自主的低声吼道,身躯禁不住颤抖。

    “快!”

    侯卿慌忙道:“封印起来,阿姐体内另一个真正的自己走火入魔,无法长时间控制自身。”

    “嗯!”

    嬴子夜微微颔首。

    二人当即冲向萤勾。

    此刻萤勾勉强控制着自身,没有出手。

    嬴子夜双手虚空连点,一道道浩然正气浮现。

    一指点向萤勾额头,浩然正气最为平和清正,瞬间将她磅礴杀意压制下去。

    与此同时,侯卿对这种情况熟悉多了,双手结印,一道道玄妙符文浮现在萤勾身周,将之封印。

    萤勾身形恢复,真正人格逐渐陷入沉睡。

    此时不良人也已经赶到,袁天罡出现在嬴子夜身侧。

    “将地牢之中这些孩童少年男女也解救出来吧!”

    嬴子夜吩咐道。

    既然找到了这里,有些事必须要做。

    同时眼见事情已经闹大,嬴子夜索性不再隐瞒身份,下令道:“命人传讯于蒙恬,立刻加快速度率军赶至陈郡!”

    郡城府衙之中。

    地牢数百名血士被杀,以及所抓捕孩童少年男女被放出一事,很快惊动了郡守白也。

    得知下属传来消息,白也心中暗暗震惊。

    “大人,此事之中,似乎有八公子身影!”

    下属沉声说道。

    “竟然是八公子!”

    白也惊呼出声,面上露出一抹冷色。

    “命人毁坏掉地牢,且将证据全部指向郡丞李浮。”

    “做大事者,就该有牺牲!”

    “他能够为了那位大人献忠而牺牲性命,也是死的其所!”

    白也话音森寒,面色狰狞。

    为了自己,为了那位大人的计划,对不起了,往日同僚……

    “喏!”

    下属恭声而退,前去行事。

    翌日!

    陈郡郡城之外,数万大军铁骑战兵蜿蜒如同长龙,骑乘着战马奔腾,尘土飞扬。

    大秦帝国黑龙旗帜高高飘扬,气势恢宏。

    嬴子夜居于中军帅帐,身旁侯卿、晓梦大师等人拱卫,蒙恬位于身前伴随。

    陈郡郡城城门打开,两侧一众官吏恭候相迎。

    城门口领头的是郡守白也以及郡尉程杨二人,带着手下亲卫早早等候在此。

    “我等恭候八公子殿下!”

    “拜见八公子殿下!”

    山呼海啸声响起。

    前军入了城门,让开道路,让郡守几人来到中军大帐前。

    白也、程杨二人面色恭敬,跪拜在嬴子夜马车大帐之前。

    砰砰砰!

    以头抢地,甚至额头皮都磕破了,露出丝丝血迹。

    “八公子,臣有罪!”

    “臣没有做好一个郡守的责任,让那郡丞遮蔽了耳目,勾结郡城府衙官吏,欺上瞒下,利用手中职责权利,进行高额收税残暴害民之举!”

    “甚至故意假传臣与郡尉程杨二人命令,调动郡兵血士,抓捕孩童少年男女,关押地牢,不知作何用途!”

    “呵,有趣!”

    嬴子夜不屑笑道:“那郡丞李浮何在?!”

    “回禀八公子,郡丞李浮已经畏罪自杀,自缢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