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lxs.la
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宫锁娇雀 > 第四章
    正逢年节时分,宫里到处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听说边境的甘老将军打了胜仗,要班师回朝了。

    而封赏名单上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中郎将顾风。

    晋禹大喜,命宫里准备接风宴。

    这几天李嬷嬷聒噪得很,皇后娘娘也多次暗示,我知道她们是想提醒我无论顾风回不回来都与我没有关系。

    我都知道的,我是皇帝的女人,只能爱他。我也在努力慢慢爱上他,顾风于我只是过去的回忆。

    我一直这么对自己说,一直在确认、一直在肯定,直到这些话变成厚厚的墙围在心上。

    可当我看见他时,看见他饱经沧桑却又淡泊坚毅的面孔时,我能很清楚地感觉到那些墙在慢慢坍塌。

    顾风从一进门就在看我,他的眼神有些悲哀又有些欣慰。

    席间,晋禹听说顾风是我的妹夫,让他敬我一杯酒。

    我看他端着酒从人群之中向我而来的场景,就像看见小时候无论我在哪儿他总能准确地找到我。

    在我护住小妹自己吓得瑟瑟发抖时,他在我房前拿着剑站了一夜;在我跑到死人堆里为他包扎伤口,他轻轻捂住了我的眼睛,将血腥挡在外面。

    他从不在乎我是否害怕,因为在我害怕的每一个瞬间他都在。

    他端着酒向我走近,“臣拜见熙妃娘娘。”

    我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呆呆地坐在原地。

    李嬷嬷见状不妙,从后面推了推我,见我还没有反应,便俯下替我告罪,“陛下,我家娘娘最近身体不适,适才失礼了,请陛下恕罪。”

    晋禹没有追究,听见我病了,还急忙走过来问:“阿双,你哪不舒服?”

    他环着我,担心的表情不似作伪,手伸向我的脸。

    就是这个动作让我的心墙彻底塌了,心里的恨意止不住地往外冒。

    晋禹不可怜,他可恶;他是始作俑者,他是这宫里的万恶之源。

    他让我自欺欺人;让我痛苦难受;让我跟挚爱再无可能!

    我恨他!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在我想要推开他时,皇后的声音响起,“陛下,不如先传太医去偏殿为熙妃诊治。”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宴席的,皇后把我带回了坤宁宫。

    她回到宫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屏退左右,只留下李嬷嬷。

    第二件事就是狠狠打了我一耳光。

    这巴掌用了皇后十成十的力气,她似乎是累了,靠在李嬷嬷身上喘着粗气。

    我坐在地上,右边的脸迅速红肿,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

    皇后缓了一会儿,怒道:“你知道你做什么吗?如果皇上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你们还能活的了吗?”

    我从小声低泣到撕心裂肺,“可我恨他!我恨他!他毁了我的一辈子、毁了我所有的希望和欢乐。”我猛烈地摇着头,“我不想在这儿了,我想回家。”

    我爬起来就想要往门口走,“我要回家。”

    下一秒,我又被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比上一次更重,打完之后我和皇后都倒在地上,最后就是我在号啕大哭,皇后在李嬷嬷怀里哭。

    哭了好一会儿,我爬过去抓住皇后的衣角小声哀求道:“皇后娘娘求你了,放我出宫吧。皇上那么爱你,你说的话他一定会听。求你了,求你了。”

    我将所有骄傲和尊严尽数奉上,哀求着这世上最尊贵的女子。

    可她只是摇头,使劲儿摇头。

    我彻底瘫坐在地上,从内心深处涌上的麻木和绝望慢慢将我包裹。

    从那天起,我真的病了。

    我整天都恹恹的,也爱不说话。

    不过这并不影响晋禹的心情,他本就不需要我说话,就算我没有回应他一句,他也不会生气,他只需要我好好地当一个摆设。

    这宫里所有的人都被闲置了,晋禹总是穿梭在我和姚昭仪之间。

    因为脸蛋和声音他想都拥有,可这些偏偏生在两个人身上。

    一开始我还会疑惑晋禹为什么不直接找皇后,现在直接懒得想了。

    晋禹这个王八蛋,也许就是纯粹折腾人。

    后来,晋禹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将我和姚婕妤共同安置在长生殿,一边看着我的脸一边听姚婕妤唱歌。

    刚听到旨意时,乳娘还担心过我和姚婕妤有过节,可她多虑了。

    我虽和姚婕妤共处一室,可我不说话,她只能说晋禹让她说的,数月下来,我们竟没有任何交流。

    不过,她比我惨一些。我只用坐着当花瓶,可她每天都要唱到嗓子沙哑。

    付出自然有回报,几个月后姚昭仪有孕了,我又回到了之前的宫殿。

    那天,晋禹不知发了什么疯来我宫中庆贺了一番,好似怀孕的是我。

    不过幸好,我从不用对他的感情做出任何回应。

    听说顾哥哥又出征了,既然此生不能在一起,我就在宫里默默守着,日子过得还算自在。

    可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无论是受苦已久的何美人还是身居高位的刘贵妃都被姚婕妤为难过。前些日子,姚婕妤还让贵妃娘娘扶她上轿,晋禹知道什么都没说。

    至于何美人和阿炎,我从一开始的义愤填膺变成和皇后一样时时送药。

    姚昭仪的存在让后宫女人变得和气了,大家都被冷落,自然没有以前的剑拔弩张。

    皇后娘娘还怕她们整日闷得慌,说书听戏就没断过。

    其实皇后娘娘将后宫治理得很好,大部分人都能在这宫里活得不错,当然碰上姚昭仪这种故意找碴儿的不算。

    日子一长,宫里的姐妹也忘了以前的小打小闹、勾心斗角。

    刘贵妃最喜欢做菜,她做的四川火锅堪称一绝,一到冬日里,我们就在院子里搭个炉子,一边涮火锅一边赏雪。不过刘姐姐腿脚不好,一到冬天就疼得厉害。我看过她的脚,整个大拇指都已经变形、指甲都扭曲了,听说是练舞练得。不过,她很喜欢我们凑在一起吃饭的场景,说总能想起在家的时光。

    吃完饭,王宝林就把二公主随便丢给我们,即兴耍了套祖传枪法。她动作干净利落、宛若蛟龙,实在不能想象那双拿枪的手是怎么拿起绣花针的。

    以前觉得李贤妃是标准的淑女,可没想到她讲的鬼故事这么吓人,吓得阿炎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袖。她讲得声情并茂、神采飞扬,可她跳舞时好看多了。

    她们本是很好的女子,如今只是变回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