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lxs.la
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宫锁娇雀 > 第六章
    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阿炎逐渐康复。

    “我近日总觉得身子不太爽利,想拜托你照看阿炎几天。”

    我正看阿炎捞鱼,便答:“你不舒服且去歇着,阿炎交给我。”

    “阿双?”

    “嗯?”我回过头去看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眼角似有泪光,“没事,就是想谢谢你。”

    我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何姐姐。

    傍晚时分,储秀宫传来何美人加害姚婕妤的消息。听说姚婕妤伤了喉咙,嗓子已然废了。

    这宫里再也没有像皇后娘娘的声音了。

    晋禹震怒,他不顾阿炎的体面让太监将何姐姐活活勒死。等我赶到的时候,行刑已经结束,我看着盖着白布的担架抬出来,一股窒息感冲上心头。

    我走上前去想看看何姐姐最后一面,皇后娘娘紧紧地拉住我,“你别先顾着伤心,眼下保住二皇子要紧。”

    按照皇后娘娘的吩咐,我跪在长生殿门口苦苦哀求,最终晋禹同意将阿炎交予我抚养。

    双腿已经麻木,李嬷嬷一脸心疼地将我扶上轿。

    我问:“嬷嬷,何姐姐只是想保护阿炎而已,姚婕妤处处为难,她只是想要自保而已,为什么她的下场这么惨?”

    “因为她破坏了陛下最喜欢的东西。”

    我苦笑道:“最喜欢的东西?姚婕妤的声音抑或是我的脸?”

    李嬷嬷俯下身,“娘娘不是都清楚吗?”

    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嬷嬷知道吗,何姐姐是这宫里第一个叫我阿双的,她是第一个真正把我当阿双的人。”

    李嬷嬷伸手擦掉了我的眼泪,她的手温柔粗糙,和往日打板子截然不同。她轻轻把住我的肩膀,告诫道:“娘娘,你要记住这宫里的所有人都是按陛下的心意活着的。”

    “何美人的事连累了家人,何氏一族全族流放。你以为陛下只为她毒害嫔妃吗?何美人的父兄得力,官位越做越高,再加上何美人育有皇子,何氏一族壮大是早晚的事,这才是陛下不愿意看到的。”

    李嬷嬷说到这儿有些嘲讽,“否则你见这宫里什么时候有高位嫔妃怀过孕?”

    “娘娘,你有一张可以提任何要求的脸,可偏偏姚昭仪的存在,让这张脸失去了任性的权利。现在姚昭仪没了,你又有了皇子,只要你好好侍奉陛下,假以时日一定会苦尽甘来的。”

    我颤声道:“嬷嬷的意思,是让我一辈子成为别人的影子吗?”

    李嬷嬷哽咽了一声,“可娘娘已经在做了呀!”

    姚婕妤伤了嗓子后,晋禹就命她迁出了储秀宫,三皇子送往行宫教养,连三皇子晋希的名字也被收回。

    姚婕妤得宠时蛮横易怒,现在失了宠,住在冷宫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

    我走进院子,只觉得破败不堪。

    姚婕妤倚在门口的墙上,沙哑着问:“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她的嗓音沉闷刺耳,全然不复刚进宫时的婉转灵动。

    我还记得她在御花园里唱歌,歌声婉转、眼神清澈,宫里的人都赞她是天籁之音。

    姚婕妤看透了我的怜悯,她站起来怒喊着:“不用你可怜我!”接着她又像想到了什么,嘲笑道:“其实你和我一样,我是因为声音,你是因为脸......”

    她含着泪,“刚进宫我就知道,我能得宠全是因为这幅嗓子,每次承宠他都要我蒙着脸。我每天都要练嗓子,我害怕一旦我不像了,皇上就不要我了!我模仿皇后的声音、模仿皇后的神态;你每天只要坐在他怀里就行了,你知道我为了他做了多少努力!”

    她摸着自己的脸,颤声道:“我有时照镜子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姚婕妤有些疯癫地拽着我使劲儿摇晃,“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

    “所以这就是你害人的理由?”

    “我只是为了自保而已,我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才有了希儿;我受苦不要紧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当皇上赐名晋希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切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可偏偏还有人挡在他前面!我当然要为他扫清障碍!”

    姚婕妤猖狂中带着一丝悲绝,我轻轻道:“三皇子已经被送往行宫抚养了,这辈子你们都见不到了。”

    她怔怔地看着,泪水从眼眶里涌出,嘴里喃喃道:“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她突然跪下紧紧抓住我的衣角,“我求求你,你救救他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我看着在我面前的卑微乞求的姚婕妤,心里一点快意也没有,我俯下身与她平视,“你忘了,我也只是替身而已啊!”

    姚婕妤眼里最后的希望熄灭,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她。

    她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上吊自杀了。

    自从没了姚婕妤,我的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晋禹天天要过来,可只看脸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便要求我拾起以前荒废的琴棋书画。

    可经历了这么多,内心已老如枯木,不管是弹琴还是作画都透着一股颓丧之气,惹得晋禹很是不快。

    可他早已没了当初的许多选择,宫里的老人都做回了自己,倒是进了很多新人,可偏偏皇后娘娘病了,坤宁宫的人在没心思调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