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lxs.la
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宫锁娇雀 > 第八章-结局
    皇后娘娘走了很久之后,晋禹突然慌了,他疯狂选秀,想要再次寻找想要的影子;可这次已经没有人为他费心安排了。

    他到现在才回过神来,替身只剩下了我一个。他总是抱着说些以前的事,说的他的思念、他的深情,然后总是满怀希冀的问一句:“你还记得吗?”

    其实我很羡慕刘贵妃,她们可以自己决定像或不像,而我从来没有选择。

    我变得沉默,不只是面对晋禹,还是面对皇宫的一切。刘贵妃的药膳、李贤妃的鬼故事甚至阿炎都不能令我提起兴趣。

    有一天,阿炎趴在我膝上,趁四周没人偷偷告诉我,“我知道是他害得你,他还害了我娘和皇后娘娘,你放心,等我长大,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

    我抚了抚他稚嫩坚定的面容,摇了摇头。

    我也想过的,也想过杀了他。在他熟睡时,想着死去的人,悄悄那簪子抵住晋禹的喉咙,只需一寸我就能贯穿他的脖子,将一切悲剧结束。

    但皇帝身死边境定会大乱,又不知道有多少儿郎死于战争,有多少女孩像我一样肝肠寸断。

    我不愿,我和晋禹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将自己的痛苦加诸在别人身上。

    阿炎哭着问:“为什么?”

    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把他搂在怀里轻轻地哄着,就像乳娘小时候抱着我那样。

    乳娘在一个秋天病危了,我当时只觉得浑身发冷,所有的悲伤一下子灌满我的脑子,一寸一寸地割着我的神经。

    乳娘已有些神志不清了,不停地叫着:“阿双不怕,阿双不怕。”

    我趴在床前,哭泣声夺出喉咙,发出近似尖叫的悲鸣,可她还走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记得阿双了。

    我就这么一天天这宫里熬着。

    刘贵妃走了,她早年间在冰冷的地板上练舞早就不能下床了;李贤妃死于一场风寒,只是风寒而已,别人都没事,就她没撑住;王宝林自从二公主和亲之后就时时咯血;她们都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我成了贵妃、皇贵妃,也许马上就要成皇后了。

    阿炎也长大了,他是皇子中最出色的,晋禹私下跟我说过要立阿炎为储,所以一直派他在宫外历练。

    在我进宫的第十年,我被封为皇后,入住坤宁宫。

    素锦正服侍我起床,“娘娘,各宫的主子马上要来请安了。”

    我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我用力发声,话还未出口,喉咙间涌上一股血腥气,整个人几乎支撑不住。

    我知道我的时间到了,皇后娘娘我真的熬不住了。

    晋禹是几天后才知道我不能说话的,他当时拽着太医的领子,威胁着一定要治好我。

    太医脸上冒着冷汗,颤声道:“皇后娘娘肝郁气结、油尽灯枯......”

    “恐怕时日不多了!”

    这些话重重击在晋禹心上,惊得他后退了几步。

    我终于越来越像皇后娘娘了。

    晋禹把住我的肩膀,红着眼恳求道:“阿双,朕错了,朕知道错了,你跟朕说说话,好不好?”

    我望着他,嘴唇翕动,努力发声,什么也说不出来。终于,我指了指我的喉咙,冲他摆了摆手。

    晋禹崩溃,哭得很是真切。

    说来可笑以前我能说话时他弃之敝履,现在我不能说话了他又追悔莫及。

    晋禹哭完,将我拦腰抱起,他抛下整个朝政,陪我看花、赏月、出宫踏青。

    他还带着我回了趟陈府,父亲和小妹在门口迎我,仿佛只是在迎接出嫁回门的女儿。

    我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心里其实很高兴,人说在哪死去死后就会在哪游荡,我不想死在宫里,可不会有人为我点灯。

    秋风袭来,院子里的花渐渐凋落,我靠在晋禹肩上,虚弱地喘着。

    晋禹捧着我的脸,“我已经传令让阿炎速速进京,你可一定要撑住。”

    他带着哭腔,“阿双,你恨我吗?”

    眼泪滑落,活着的时候恨,可如今要死了我不想在恨了。

    我要去的地方有顾哥哥、有皇后娘娘,我再也不要想起你了。

    我看见门口阿炎一身戎装向我奔来,可我再也撑不住了......

    建平十七年春,皇后陈氏崩,明帝大恸,宣旨永不再立后。

    六年后,明帝驾崩,传位于二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