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lxs.la
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宫锁娇雀 > 第九章-晋禹番外
    我本是个不起眼的皇子,直到徐贵妃收养后才收到了重视,徐贵妃出自名门,姐夫更是赫赫有名的护国将军,有了这样的家族支持我才有争皇位的资格,可晋阳是嫡子,又有皇后母家做后盾,地位稳固,我必须寻找新的靠山。

    这时,手下的幕僚建议我联姻。

    他们替我选了很多贵女,门第都极为显赫,可大都在外地,鞭长莫及。

    我便想在徐家或护国将军府中间挑一门亲事,可我毕竟只是徐贵妃的养子,徐家虽愿意护着我,但不愿意出死力。

    于是,手下便建议我将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安排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本意是想让我救徐家小姐。

    礼教森严,只要我与徐家小姐有了亲密接触,徐家碍于名声,也要认下我这个女婿!

    本来一切进展得很顺利,可偏偏人选弄错了,我救得是任国公府的大小姐。

    为显逼真,手下真的找了几个有武艺的江湖混混,我看到自己救错了人,一时失神被砍伤了,却只能护着任大小姐逃走。

    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本想回去查看徐小姐的情况,却被她拉住袖子。

    我曾在宫宴上见过她,她叫任颜希,那一曲高山流水让我记忆犹新。

    她吓得脸色有些发白,却指着我的伤口,“你受伤了。”说着就要撕自己的衣服给我包扎。

    我忙制止了她,“你一个女孩子家,衣服破了名声还要不要?”我把外袍递给她,“撕我的。”

    看着小心翼翼为我包扎的样子,我有些感慨:这些年还从没人在乎过我受没受伤。

    临走时我对她说:“刚才的事不要对别人说,会影响你的清誉。”

    看着她点头答应我才离开,我其实根本不是担心她的名声,而是害怕错过与徐家的婚事。

    可我失算了,那天徐小姐根本没有出府,而几天之后就传来了徐小姐定亲的消息。

    我明白了徐家的意思,他们愿意护着我,但不愿为我冲锋陷阵;可夺嫡是何等凶险的事,我需要一把刀,这时候有人为我推荐了任国公府。

    任国公府,老牌世家却因为家族内斗退出权力斗争,可正是因为内斗,他们有迫切需要新的力量支持。

    在这样的形势下,我选择了有爵位在身的大房。

    我开始制造巧遇,有了之前的救命之恩,我和任颜希的感情迅速升温,终于我们成婚了。

    在我们成婚之后,任家二房迅速倒向晋阳,和我展开了如火如荼的斗争。

    颜希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对外她能为我打探消息,对内她能把家治理得井井有条、不让任何消息外泄;最重要的是她爱我,视我为她的全部。

    她会在我被人陷害时不离不弃,她会在我陷入绝境时奋力解救,在我最困难时只有她陪在我身边。

    数年婚姻,我们同过艰苦、共过患难,让一开始的利用渐渐生出几分真心。

    夺嫡之路又险又难,恰逢晋阳卷入了江南贪污案,我心知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了。

    我本想亲自举证,可晋阳的眼线盯得我很紧,手下成亮便建议让颜希带着两个孩子会任国公府探亲吸引晋阳的注意力。

    我不同意,觉得此法太过冒险,万一事发,恐怕晋阳会拿她们母子三人做人质拼个鱼死网破!

    可阿希同意了,她说她会保护好自己。

    此时我分身乏术,只能让她带足护卫。

    可是我没想到,就在彻底铲除晋阳之时,我的两个孩子成为了这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颜希悲痛欲绝,她守在孩子身边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眼泪都流干了,人如枯木般消瘦;我看着她一天天枯萎,心里着急得不行,日夜陪在她身边,她却对我淡淡的,眼里情意也淡了许多。

    我登基封后那日搂着阿希深情地说:“阿希,从此以后这天下都是我们的,我们还会有好多好多孩子。”

    她没说话,只是痴痴地笑,她的笑让我心慌,我能感觉到她离我越来越远,我想抓却又抓不住。

    有天,我醒来看到我的阿希悬在房梁上,双脚悬空,已断气多时;我吓得从床上滚下来,一动也不敢动,嘴里发出阵阵哀嚎,直到外面的人冲上来。

    我不允许任何人碰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下来,抚摸着她的面容,想起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一股热血冲上心头淹没了所有的理智。

    我开始怪罪,怪罪自己没能保护好她,怪罪成亮让她以身犯险,但我最恨的就是任国公府,明明知道二房对阿希和孩子不怀好意却还没保护好她,让她们母子三人生生丧命。

    我秘不发丧,日日守在阿希的棺前。

    直到那日任颜西冲进来,她是阿希的妹妹,她指着我大骂道:“姐姐已经去世多日,你还不下葬,是想让她魂魄难安吗!”

    我看着她那一腔愤懑的样子,心想阿希要是这样就好了,她要是这样怨我、恨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发泄出来,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我看着她那和阿希相差无几的脸,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想法。

    阿希为什么不能这样呢?没关系,我帮她,帮她恨我、怨我。

    我将任颜西困在宫里。颜西有婚约?没关系,我传话给任家让任二小姐暴病身亡,她的婚约自然就不作数了,她就能在宫里一直陪着我了。

    可我如此深爱阿希,怎么希望她一直恨我呢?更何况她们除了脸像再无相似之处,这让我很恼火,我便下旨让齐苍服十年苦役。

    颜西知道果然乖乖听话了,几乎是一夜之间,我的阿希又回来了。

    可我还是不满足,颜西相似的皮囊下面有一颗不服输的心,她老是想着逃走、老是想着反抗,我不耐烦了,我的阿希不会这么不听话。

    后来,齐苍死了,任国公夫妇也死了,阿希终于听话了。

    她还是那么温顺、那么情真,可对着她我总能想起那天清晨,阿希吊死在房梁上那如解脱一般的面容;于是,我便游走在各个嫔妃之间,努力想忘掉这种感觉。

    可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有个美人弹琴像极了阿希,她说是主动向皇后请教的。

    我突然醒悟,原来还可以这样。从此以后,我便暗示皇后照着阿希的样子为我调教嫔妃。

    我便穿梭在各个替身之间,寻找阿希的影子。

    可当我看到陈莹霜时,当我看到她的脸时,我就一直阿希还是眷顾我的。

    与往日不同,我郑重地告诉皇后要好好调教。

    就因为那张脸我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可她看着我的眼神从顺从慢慢变成不甘后来又变成怨恨,就和刚进宫的颜西一样,我怎么能让我的阿希再一次离开我。

    我便暗中敲打皇后,皇后也表示一定会教好她。

    真正对阿双起疑心是一次宫宴上,我从没见她这么失魂落魄,便追查她的过去。

    查完我才发现,她和颜西如此相似。

    当我把证据摆到颜西面前,她当即就跪下冲我赌咒发誓会妥善解决此事,我那时已经有了姚美人,便答应了她,顺便冷落了一下阿双。

    可她丝毫不受影响,但我却发现了把阿双和姚美人结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阿希。

    我如获至宝,天天把她们俩带着身边。但越是天天看着,越发现阿双心里有别人,她甚至懒得掩饰,天天在我怀里发呆。

    皇后办事不力啊!不过我也没声张,当初齐苍死的时候,颜西差点离我而去,同样的错误可不能犯两次。

    顾风在军中,两军交战死的顺理成章,谁也没有怀疑我。

    姚美人又为我生下了儿子,弥补了我多年的遗憾,所以对她跋扈的行为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姚美人的嗓子废了,我当时知道时,胸中的怒火一下子燃了起来,当即就让人把何美人勒死,顺便把不顺眼很久的何家铲除。

    皇后说我做事太狠,全然不顾阿炎的脸面。她懂什么,何美人毁了我最爱的东西!

    姚美人死了以后,皇后也病重了。她死的那天,我把自己锁在长生殿里,眼前都是阿希临死的模样。

    我甚至梦见阿希了,她是第一次入我的梦,开口就是指责我慢待她的妹妹。

    那段时间我的害怕、我的恐惧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依旧在很多女人之间寻找阿希的影子,我想告诉她我的苦衷、我的身不由己。

    可颜西死后,我才发现替身只有阿双一个了。

    人一旦没了选择,就会要求低一些。

    我不要求她像了,我只想让我永远陪着我;我让她做了皇后,可阿双还是不高兴。

    在太医告诉我阿双油尽灯枯时,我的脑子闪过报应两个字,是阿希在报复我,她一直在怪我……

    阿双还是走了,我知道她不恨我了,她和阿希和颜西一样都想永远忘了我……

    我的精神越发不济,我知道是阿希在召唤我,我把朝政都托付给了阿炎,圣旨都写好了,只等明天宣布。

    可阿炎的动作很快,他带领着在宫外收服的亲信占领了皇宫。

    在刀架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我不解地问:“为什么不等圣旨宣布了再动手?”

    他在我袖子里掏出一瓶药,“看来父皇是想追随母后而去了?儿臣怎么舍得?”

    他恨得咬牙切齿,“我阿娘、母妃、皇后娘娘皆因你断送一生我早就想杀了你了!”

    我猛烈地摇着头,“阿希不是我害死的,她...她是因为丧子之痛......”

    阿炎冷哼一声,让人抬了个人进来,是我曾经的幕僚成亮。

    “父皇还认得他吗?就是他提议让颜希皇后当诱饵的吧?所有父皇这么年一直在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但实际上呢?”

    “当初父皇故意让晋阳的人以为贪污案的证据被皇后借着探亲的名义藏在任府,晋阳和任家二房将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一起对付皇后,你却瞒天过海得到了想要的一切。”

    我陷入回忆,当时阿希抱着孩子的尸身,声嘶力竭地质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晋阳会派人对付我们?我自己涉险也就罢了,你为什么还让我带上两个孩子!”

    因为这样,晋阳的人才会彻底相信,因为大家都不信我会将妻子和幼子推出去挡抢!

    可我不能说,我走过去抱住颤抖的她,“阿希,是我对不起你,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阿希眼中的破碎刺痛了我,“以后?我们还有以后吗?”

    “当然!”我急切道:“阿希,我从前卑微,我不敢相信人、不爱人,直到遇见你。”

    “以后我再也不用顾忌了,我再也不用隐藏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你了,我向你保证我永远只有你一个!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好不好?”

    我卑微地乞求着阿希的原谅,可她恶狠狠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这辈子最后的事就是爱上你!”

    我不相信,紧紧地搂着她,像要把她揉进身体里。我以为,时间久了就会好,可我没想到她以如此决绝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我再也没有人爱了......

    阿炎看着我痛得满地打滚的样子,“我本想亲自动手,可母妃说了,让你活着看着自己重视的一切离你远去才是对你最大的报复!”

    “所以,我会让你一直活着!”

    我被阿炎锁了六年,这些年宫里的旧人日日入梦,折磨得我寝食难安,我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终于在一个早晨,我把衣服撕成布条系在一起,挂在了房梁上……